順豐集運倉 > 新聞 > 國際 > 正文

最新報告顯示 美國近三成職場媽媽正考慮離職

2020-10-17 15:29圖文來源: 人民網

在美國逐步復工、失業率下降之際,女性就業和勞動力參與度仍然面臨阻礙。婦女權利組織LeanIn.Org和管理諮詢公司麥肯錫發佈《2020職場女性報告》,報告顯示,在疫情期間,母親承擔大部分家務勞動和育兒責任的可能性是父親的3倍。由於疫情,增加了在家照顧老人、小孩的工作量,超過1/4的美國女性正考慮換一份強度較輕的工作,或是離開職場。

 在職母親難以兼顧家庭與事業

美國勞工部9月就業數據顯示,在25歲到54歲的美國人中,勞動力參與率(有工作或正在找工作的人)再次下降。在停止工作或停止尋找工作的近110萬人中,有86.5萬名是女性。

儘管疫情暴發以來,退出勞動力市場的女性和男性人數都在飆升,但招聘網站Indeed的分析顯示,以照顧孩子或家庭為由辭職的女性人數增加了178%,而男性辭職人數則增加了不到100%。經濟學家指出,數據表明,疫情期間照顧孩子的負擔,主要落在了在職母親身上。她們必須做出選擇:是在前所未有的經濟危機中賺錢,還是待在家裏引導孩子們上網課。

美國婦女法律中心NWLC副總裁艾米麗·馬丁(Emily Martin)表示,由於疫情的影響,美國家庭都在努力保住工作,同時因為學校關閉,還要確保孩子每天得到照顧,因此很多女性被迫辭職。

Facebook首席運營官謝里·桑德伯格(Sherly Sandberg)説,疫情暴發之前,職場媽媽們就已經在“兩班倒”了:工作一整天,下班後還要在家花費數小時帶娃。隨着許多學校停課,兒童託管機構關閉,這種兩班倒的工作量又增加了一倍:疫情期間,母親比父親更有可能每週在家務和育兒方面多花20個小時,這算得上是一份全職工作一半的時間了。

就職於硅谷某建築公司的Annie也是職場媽媽之一。她説,由於丈夫是醫生,無法居家工作,因此自己在“一拖二”的同時還得工作。Annie無奈地説,公司開Zoom視頻會議的時候,經常需要抱着正值兩歲吵鬧期(Terrible Two)的小兒子開會,還得抽空給正在上小學一年級網課的大兒子輔導功課。如果會議安排在兒子們午睡的時段,為了避免吵着孩子,還要躲到車庫或地下室。Annie説:“現在比同時做兩份全職工作還要累,只能向公司申請休三個月無薪假期,希望這三個月內疫情可以好轉,學校重新開放。”

 疫情或使女性在職場中的地位倒退

《職場女性報告》顯示,從2015年初到2020年初,擔任高級管理層的女性比例從17%增長到21%。但是疫情會讓這些年做所的進步倒退。

失業率方面,根據美國勞工局數據,2019年女性勞動力的失業率從2010年8.6%降到了3.6%,但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9月,女性失業率重新上升到8%。收入方面,美國人口普查局數據顯示,疫情令美國女性相對男性的收入縮水現象更為嚴重。同等職位下,女性收入最高只有男性的94.9%,最低只有男性的73.9%。

已經在兒童課外培訓機構擔任主管5年的雷·達文波特(Rae Davenport)在八月的時候辭職,現在在家裏全職照顧和輔導上網課的女兒。達文波特説:“我從熱愛的工作中無奈地辭職了。我本來是計劃工作到退休的。但因為要照顧孩子,我和丈夫必須留一個在家裏。商量過後,我決定辭職,因為丈夫的收入比我高。這是我做過最艱難的決定!”

桑德伯格強調,在這段獨特的時期,公司領導層不僅需要在提攜和幫忙女性方面做得更好,而且還需要更理解女性面臨的壓力,比如使工作時間、項目週期更具彈性等。儘管不同的公司擁有不同的系統,但高管層需要讓員工知道,公司“理解並尊重他們所處的狀況”。她説:“我們需要讓員工明白,我們的工作不分性別。這是一個特殊的時期,我們需要的是前進,而不是向後退。”

越來越多女性退出勞工市場給看護系統帶來挑戰

報告顯示,美國的醫療產業包括第一線工作人員在內,八成員工為女性,女性勞動力在衞生部門勞動力中佔比最大,佔據超過1150萬個健康和社會援助工作崗位,而從事這些職業的男性僅有360萬人。許多女性一直從事抗擊新冠疫情的前線工作,或者從事容易受到疫情影響的高危工作,但卻未能享受與男性相等的待遇。美國持續的看護危機與大量女性辭職有關。

舊金山某連鎖醫療中心的藥劑師Cindy,丈夫是一家日本餐廳的老闆,餐廳生意因為疫情受到了嚴重影響,為了節省員工開支,丈夫只能身兼數職,甚至同時做起了洗碗和打包外賣,忙的不可開交。Cindy告訴記者,家裏有兩個在上小學的小孩,丈夫一直勸説自己辭去高危工作在家照顧孩子。但是醫院裏已經不少同事因各種原因不能上班,導致經常要加班。如果現在辭職,心裏實在過意不去,更重要的是,Cindy不想放棄自己的事業,在家成為專業“陪玩人士”。為了辭職的事情,夫妻兩起過很多次的爭執。最後Cindy也只能作出妥協,在學校秋季學期結束前,休無薪假期。

薪資調查公司PayScale研究主管蘇達珊·桑帕斯説:“除了工作在抗擊新冠疫情的前線,女性醫護人員還需要在職業發展與家庭責任之間作出艱難的選擇。”

作者:鄧圩 葉穎 責任編輯:王寧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