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集運倉 > 新聞 > 國內 > 正文

一縣農村公路設34處限高杆 設卡緣何久治不絕

2020-10-17 15:16圖文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10月9日,國務院“互聯網+督查”曝光台發佈《關於河北山東河南等地違規設立限高設施和檢查卡點嚴重影響貨車通行問題的督查情況通報》,違規對道路限高設卡、隨意執法等公路亂象再一次進入公眾視野。

督查發現,部分地方或在省幹道及農村公路上違規設立限高設施,或在城區道路及外環主要過境通道隨意限高,一味限高限行搞“一刀切”,降低貨車通行效率。

南向通道限高4.5米,北向通道限高2.4米,雙方向限高不等,途經河北省石家莊市平山縣國道338時,貨車司機只得繞行甚至逆行。

無獨有偶,在河南省安陽市,限高設施遍佈城區主幹路的各個出入口,由於被限高杆擋住去路,貨車司機每次只能再單獨僱傭電動三輪車,採取“螞蟻搬家”的辦法送貨進城。

此外,部分地區農村公路限高限寬過多過密現象嚴重。僅河北省石家莊三環以內就建有限高杆200多處,而在安陽市湯陰縣,僅農村公路就設立了34處限高杆。

違規限高限行,讓貨運企業和貨車司機承受着不合理的負擔。安陽市多名司機受限行管控影響,貨車運行只能改道或繞行安林高速,每車每趟往返需要多花500多元,總體利潤下降30%左右。部分物流企業和貨車司機還反映,走限高設施路段需要繞行甚至逆行,嚴重影響道路交通安全,還有部分地方利用通行證吃拿卡要,催生“黃牛黨”敲詐勒索。

“‘杆不能過、證不好辦、路不好走’,背後是地方保護主義和官員懶政思維,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作怪。”中國紀檢監察學院肖瑞寧表示,違規限高不僅坑害司機、有損地方經濟,還易滋生吃拿卡要等腐敗問題,應當徹查嚴懲。

去年7月,交通運輸部在全國組織開展為期半年的公路限高限寬設施和檢查卡點專項清理行動。然而督查發現,山東、河北、河南等地部分市縣卻出現清理工作流於形式,大面積瞞報漏報現象。如山東省聊城市共有限高限寬設施和檢查卡點703處,莘縣等5個縣區漏報瞞報359處。淄博市去年共排查出限高設施402處,僅拆除63處,其中張店區、臨淄區有88處淨高不足4.5米的限高杆,以保護道路名義、補辦相關手續等方式予以變相保留。

頑疾為何久治不絕?

“迫於環保考核壓力,多地在環境監測裝置附近設置限高欄。”據相關專家介紹,部分地方黨員幹部為保證環保數據、指標穩定,要求貨車等“污染源”繞道而行。而“一刀切”設置限高杆則是一種治理成本低、省人力的方式,儘管簡單、粗暴,但卻十分“有效”。

“根子在於錯位的政績觀,部分領導幹部缺乏全局觀念和大局意識,所以問題總是按下葫蘆浮起瓢,一個個接連而至。”專家表示。

如安陽市制定《柴油貨車路檢路查聯合執法檢查站考核辦法》,對抽檢數量和不合格車輛檢出率作出明確要求,對於分數排名靠後的單位每月進行通報批評甚至約談問責,直接導致當地過度執法問題頻發。

限高本質上是一種保護羣眾安全、道路安全的措施,但只顧局部利益、眼前利益,保護也會“變形”。

全國農村公路里程已達420萬公里,道路籌建的方式多種多樣,對於一些自籌資金建成的鄉村道路,因保護道路而限高的意願更強烈。在一些地方甚至出現村民、貨車相互“鬥法”的怪象——村子限高3.5米,貨車改裝到3.4米,村子限高改成3米,貨車高度隨之降到2.9米。

依據《公路安全保護條例》,縣級人民政府交通運輸主管部門或者鄉級人民政府可以在鄉道、村道的出入口設置必要的限高、限寬設施,但前提是不得影響消防和衞生急救等應急通行需要。“降着降着,就沒人顧得上規定了,這也是互相傷害之後的無奈之舉。”專家説。

無視法條、依法行政意識淡薄甚至“懶政怠政”等問題在執法過程中尤為突出。聊城市以應急減排為名,違規設置4處限行卡點,對8噸以上過境重型柴油車禁行,現場由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隊外僱的保安對來往車輛進行限行、勸返,檢查卡點現場既無尾氣檢測設施,也無貨車稱重裝置,“8噸以上”“過境重型柴油車”等規定僅由保安目測。

貨車通行不能一“限”了之、一“卡”了之。應當看到,當前限高設卡、隨意執法問題的發生,原因是多方面的,是一個深層次、複雜的社會治理問題,需要協調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

針對國辦督查室通報的違規設立限高設施和檢查卡點嚴重影響貨車通行問題,河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要求認真調查整改並提高站位、舉一反三,在全省開展全面排查治理。石家莊市委、市政府召開專題會議作出部署,正在採取果斷措施,全面徹底整改。河北省紀檢監察系統將跟進監督、督促整改並嚴肅查處有關違紀違法問題。河南省紀委監委高度重視曝光問題,目前正會同安陽市紀委監委開展調查,將依規依紀依法嚴肅追責問責。聊城市、淄博市紀委監委各有關部門正通過開展核查、成立工作專班、列席整改部署會議、參與實地整改督導等方式,全程跟進了解、監督整改進展。

目前,多地已對轄內公路限高限寬設施和檢查卡點重新開展摸底排查和清理規範,對違法違規設置的限高設施和檢查卡點進行拆除。

“不能搞‘運動式’整改,還是要長遠規劃,不斷提升治理能力,在環境保護、經濟發展、政績要求之間做好權衡,切忌顧此失彼。”肖瑞寧説。

作者:張琪彬 責任編輯:王寧芝